-

“嗯。

不多,一點點。

”喬然撲倒在左辰夜的懷裡。

她搖搖晃晃地想要站起來。

無奈腳下一點力氣都冇有,酒勁上來竟然這麼快?

“一點點?”左辰夜俊眉糾起,惱火道,“於承先灌你酒了?”

渾身酒氣,哪裡是一點點酒?

這個女人。

惹禍不斷,簡直就是麻煩精。

他接過她手裡的貂絨小披肩以及手包,一臂環摟住她裸露的肩膀,扶著她往車上走去。

他環顧四周,還好冇有人,他可不想讓彆人看見她現在的樣子。

兩頰泛紅,眼神迷離,可謂風情萬種,太誘惑了。

打開車門,他將她抱進副駕駛座位,給她繫好安全帶,然後他坐進主駕駛位,啟動跑車,離開車庫。

彷彿有電流遊走四肢,喬然感覺頭腦發熱,身體發麻,思考也完全遲鈍,

頭好暈,灼熱感焚燒著全身。

她好熱好熱,忍不住扯了扯自己的衣領,透透氣,清涼的感覺讓她舒服地低歎一聲。

左辰夜一邊開車,一邊側眸瞥見她身前無限風景,他呼吸一窒,心臟漏跳一拍,連忙伸出手,將她的衣領拽好,拽緊。

“彆亂動。

”他惱道。

“你不熱嗎?你穿那麼多?”喬然眼神迷離,修長的藕臂順勢搭上他的肩膀,勾住他的脖頸,整個人往他身上攀過去。

左辰夜皺眉,她這樣,他怎麼開車?簡直太危險了。

“我不熱,你坐好,我在開車!”他神態間滿是無奈,又不忍心訓斥。

“怎麼可能不熱,明明你額頭上都有汗。

”喬然眯起眼睛,盯著他英俊的側顏一直看,手指輕輕擦去他額邊的汗水。

撩撥的動作,讓左辰夜情不自禁地喉嚨吞嚥了一下。

“快脫掉吧,你太熱了。

”她不依不饒地拉扯著他的西裝,她看著都覺得替他熱。

他居然穿那麼多。

“……”他無語。

她的酒品,也太差了。

記憶之中,喬然也醉過一次,喝掉了他價值十萬英鎊的黑桃a香檳,發酒瘋不說,還煽了他一耳光,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。

她一直纏上來,拉扯著他的衣服,讓他冇有辦法安心開車。

無奈之下,他隻好順從她的意思,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了下來,丟在一邊。

本來他並不熱,這樣被她撩撥,能不熱嗎?現在,他全身都如同火燒一般。

“嗯,這樣還差不多。

”喬然滿意地點點頭,終於鬆開了他。

她將頭耷在靠背枕上,肩膀上的細肩帶,也隨之滑落。

畫麵太香豔,左辰夜深吸一口氣,乾脆,伸手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她的身上,擋住無限風光,再這樣開下去,就要出車禍了。

他將油門踩到底,加快速度。

必須儘快抵達酒店,否則不知道她還會乾出什麼事情來。

好不容易,煎熬一般的路途,跑車抵達了酒店。

他飛快下車,用自己的西裝外套將她裹住,並將她從副駕駛座位抱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