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四年前,在喬然墜落斷崖的那一刻,他終於恢複了記憶。

自然,他也想起了自己是怎麼喪失記憶的。

那天晚上,他約安雲熙在前海餐廳吃晚飯,本來是想套安雲熙的話,瞭解最初安雲熙是怎樣將他從漢江之中救上來的。

然後,安雲熙的敘述和他瞭解到的事實,有明顯出入。

進而,他識破了安雲熙的謊言,認清了安雲熙的真麵目。

知道了並不是安雲熙救他,安雲熙腹中的孩子也跟他冇有半點關係。

與此同時,程管家給他發來照片,是喬然留在左家老宅的迴旋飛鏢。

至此,一切不合理的事情,都有了一個合理的解釋。

他確定,救他的人,是喬然。

喬然懷的孩子,肯定也是他的。

他當時太心急,也太過自信,急於擺脫安雲熙,急於去伊甸公寓找喬然。

他忽略了安雲熙的手段和狠毒。

導致他被安雲熙和閆軍算計了。

他分明記得自己倒在了前海餐廳門口。

所以,他究竟是怎麼變成在t市郊區發生了意外?車頭撞在路邊大樹上?甦醒之後他又為什麼失去了部分記憶?

安雲熙和閆軍究竟用了什麼手段,讓他失憶?

如果僅僅是製造車禍假象,讓他的頭部受到撞擊?他們又怎麼能夠確定,他一定會失去部分記憶呢?萬一他冇有失憶,他們的一切謀劃豈不是全都暴露了?

萬一他失去全部的記憶,對安雲熙來說,豈不是連她也不記得?

究竟,他們是怎麼辦到的?

這一切,都是未解之謎。

而眼前,這個噁心狠毒的女人,她清楚全部真相。

左辰夜停下腳步。

安雲熙憑什麼那麼自信,篤定他恢複不了失去的記憶呢?

當年,他們究竟對他做了什麼呢?閆軍已經死了,知道的人,隻有安雲熙。

他還不能殺了安雲熙。

他必須要知道真相。

安雲熙見左辰夜停下腳步,以為左辰夜終於動搖了。

她心裡一喜,到底他還是念舊情的人,在他的認知裡,自己畢竟救過他一命,還跟他發生過關係,還為他懷過孩子,雖然流產了,但是這些全都是她為他的“付出”。

她大著膽子,忘了自己剛纔遭受的死亡威脅,解釋道,“左少,你聽我解釋。

我知道你恨我,怨我,訂婚宴會上,我給你丟臉了。

就算你想要我死,我也認了,都是我不對,是我罪有應得。

我隻是想解釋一句,從前的事情,我也是受害者,我都是被逼迫的。

她開始演戲,聲淚俱下,“爸爸給我挑選了隨身尉官閆軍,一開始隻是為了保護我的安全。

可誰知道,他竟是……他簡直是人渣。

他想要利用我晉升,在我喝的水裡下藥,強迫我以後還錄下視頻,用來威脅我。

“左少。

”她哭著往前爬,靠近他一步,“他說,我如果不順從他,他就要殺了你。

我是真的害怕,他心狠手辣,手段又多,槍法也好。

我真的害怕他對你不利,纔會被他……”

左辰夜聽著安雲熙解釋,盯著地麵,都懶得冷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