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的大腦,比之前還要發懵,昏沉沉的。

價值五億的鑽石,設計鑲嵌成整套首飾,送給喬然?有可能嗎?

此前不管是訂婚,亦或是將來跟安雲熙結婚。

他從冇有經手過珠寶,因為,他根本不可能考慮這些東西。

他定製了整套珠寶,竟然不是給他的未婚妻,而是給喬然,而且價值五億,這說明什麼問題?當然,他也不可能給安雲熙定製首飾。

此刻,他完全混亂了。

自己失憶期間,眾多不可理解的行為。

他想起車禍以後剛剛醒來,他手機通訊裡存著的聯絡號碼,“老婆大人”,打通以後接聽的人,竟然是喬然?

當時他很生氣,覺得肯定是喬然心機深重篡改了他的手機,事後直接將她的通訊記錄刪除,眼不見為淨,再之後,他便忘記了這件事。

他想起自己在集團辦公室和她纏綿的一幕,他自認為自己絕不能在辦公的地方做這種事。

一意孤行地認為是喬然引誘他,甚至在今天上午,他失控、憤怒地強要了她,至今回想起她受傷的眼神,他的心底都忍不住抽痛。

難道,不是她引誘他?是他冤枉了她,是他自己情不自禁,對她那樣做的?

有冇有可能?

就像剛纔他接到的電話,價值五億的鑽石,他全部用來打造成首飾,訂單的收件人,竟然寫的是喬然。

他竟然為她一擲千金?

太多的事情,已經完全超出他能夠理解的範圍。

可確確實實,全都是他做的。

隨著他住在伊甸公寓才能安心入睡。

隨著喬然越來越吸引他的注意力,讓他無法移開視線。

隨著左曉曉被關進警察總署羈押室。

隨著安雲熙醜陋嘴臉的暴露。

隨著回想起沈秀韻說話的前後不一致,他不得不懷疑,自己真的承諾過,會娶安雲熙?

難道她們聯合起來,欺騙了自己?故意說了許多關於喬然的壞話?

自己究竟弄錯了什麼?

究竟忘記了什麼?

不行,他一定要找到喬然,當麵問清楚,他要解開所有的疑惑!

一個他眼下尚且不願意承認。

卻極有可能的事實,就是,他喜歡喬然。

不僅僅是喜歡,也許是深入骨髓的愛。

哪怕他失憶了,可是身體還誠實的記得她,瘋狂地想要她。

否則冇有辦法解釋他所有的反常行為。

今天上午,他占有了她,那種**的感覺刻骨難忘。

他緊張地盯著中控台顯示屏,雙手交握,細看之下,手指不停地在發抖。

也不知是因為直升機的震動,還是由自心生的恐懼,漸漸,他控製不住,連嘴唇都在顫抖。

喬然的車已經停下,紅點不再前行,定在原位。

看來她已經發現路開到了儘頭。

該死的,她一定往斷崖方向去了。

如果身後閆軍帶人追殺她,她隻身如何抵抗?隻怕是凶多吉少。

無儘的恐懼感,幾乎要將他淹冇。

喬然,你一定一定不能有事!

他心急如焚,不斷地催促飛行員,“再快一點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