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雲熙臉上的狂怒之意,毫不掩飾,她拋棄自己一貫的虛假麵具。

此時此刻,真真切切將本性暴露在喬然麵前。

眼裡彷彿要噴出火焰,她牢牢抓住喬然的胳膊,指甲已經陷入到喬然手臂的肌膚之中,發狠般地掐著。

喬然在痛楚之中生出冰寒般的清醒。

她心知不好,安雲熙一向能忍,偽裝得極好。

今天竟然在她麵前毫不掩飾,隻有一種可能,就是安雲熙一定想要做什麼。

“喬然,我告訴你一個秘密。

安雲熙冷笑,聲音幽怨低沉仿若鬼魅。

“我不感興趣。

”喬然不客氣地回絕。

安雲熙的口中,絕不可能有好事。

安雲熙眼角餘光,突然瞥見一抹頎長高俊的身影,正往拐角處走來。

她原本燃燒著火焰的眼眸裡,瞬間一亮。

就像是火災之中,觸發燃點以後,瞬間閃燃。

她整個人彷彿全部燃燒起來。

“喬然,從小我樣樣不如你。

但你知道嗎?”安雲熙笑起來,笑容如鬼魅般妖邪,“我運氣真的比你好。

喬然眯起眼眸,心中警鈴大作。

眼前的安雲熙已經徹底瘋狂,她必須避開,此刻不宜跟安雲熙正麵交鋒,所以,她用力掙脫安雲熙。

“告訴你,我懷的根本不是左辰夜的孩子。

哈哈哈!”

安雲熙突然靠近喬然,附在她的耳畔,直接說出來。

喬然全身一僵,絕美的麵容瞬間被驚愕吞冇,竟然,安雲熙的孩子不是左辰夜的。

危險的信號第一時間傳達至大腦,安雲熙選在這樣的時候直白地告訴她真相,背後一定有著巨大的陰謀。

喬然想走,可惜太遲了。

隻見,安雲熙趁著喬然甩開她的手臂之時,突然淒厲的慘叫一聲,“啊!”

緊接著,安雲熙以很誇張的姿勢,扭曲驚恐的表情,整個人向後仰倒,而她的身後,是無儘的旋轉樓梯台階。

“你!”喬然大驚失色,本能地向前伸出手,想要抓住安雲熙。

可惜她根本來不及,安雲熙是自己故意往後跌倒的,她出手阻止的速度怎麼可能快過重力的速度。

喬然隻得眼睜睜地看著安雲熙向後跌倒,重重摔在樓梯上,緊接著不停地向下翻滾。

她往前追出一步,可是安雲熙滾落的速度太快。

滾到第二層樓時,中間有一段短距離緩衝平台,安雲熙甚至自己用力翻滾了幾圈,確保能夠加速向下滾落。

正值十二點整。

訂婚儀式正式開始。

悠揚的古典交響樂響起,前奏優雅,彷彿流出潺潺的水聲,又像是早晨的清露滴落在花朵上一樣。

緊接著,連綿的音樂彷彿潮水般奔騰而出,神妙的旋律迴盪在整個大廳大空。

原本,整點是安雲熙從二樓樓梯台階緩緩步入宴會廳之中,閃耀登場的時刻。

然而,此時安雲熙卻從台階上急速向下翻滾,越來越快,越來越快。

整點,眾人跟隨音樂響起,期盼的眼神紛紛投向二樓樓梯。

可是,他們卻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。

所有的人,吃驚得合不攏嘴,忘了呼吸,也忘記了尖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