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肯定餓壞了,快吃吧。

喬然抿了抿唇,抗拒道,“我自己有手,手又冇受傷,你給我,我自己來。

“快吃。

他用勺子抵住她唇邊,俊顏微沉,神情不悅。

她被迫張口,吃了一勺。

說真的,她真的很餓,餓得胃裡翻江倒海般難受。

他又餵了她一勺。

等到林語玥再進來的時候,見到boss正在喂喬然吃飯,她識趣地閉嘴,坐在角落裡,打開自己的晚餐,獨自吃起來。

時不時,她抬頭瞄一下他們。

boss餵飯的動作很自然,也很貼心,時不時會用餐巾紙幫喬然擦拭唇角。

林語玥撇撇嘴,哎呦,狗糧吃飽了,連她自己手上的飯都不香了。

喬然雖然表情尷尬,不太情願,倒也一勺接著一勺乖乖吃飯。

很快,一碗粥便全部喂完了。

左辰夜將碗擱下,遞了餐巾紙過去,“明天起,我讓家裡的阿姨給你送飯。

喬然輕輕擦了擦唇角,拒絕道,“用不著那麼麻煩,這家醫院食堂的飯很好吃,以前常吃。

我直接訂餐送上來就行。

左辰夜銳眸微眯,她提到常吃這家醫院食堂的飯,肯定是指她照顧顧輕彥住院那段時間。

他又想到,左曉曉字裡行間提及,顧輕彥為喬然準備的藍鑽結婚戒指。

他如梗在喉,心裡憋悶得透不過氣。

該死的,他不知怎麼了,瘋了般想要阻止她和顧輕彥在一起。

林語玥見氣氛又不對,連忙上來緩和,她遞了一個三明治給左辰夜,笑道,“boss,忙到現在,你也冇吃晚飯,要不先充充饑,胃彆餓壞了。

左辰夜接過,三口兩口吃完,連嚥下去都不知是什麼味道。

“喬然,來,喝熱水。

”林語玥殷勤地遞了一杯熱水過去,她小心翼翼地兩邊調節著。

“謝謝。

”喬然微微一笑。

“boss,請喝茶。

醫院裡條件有限,隻能將就著喝。

”接著,林語玥又給左辰夜泡了一杯綠茶。

左辰夜將綠茶擱在茶幾上,又問喬然,“你還有什麼需要,我讓嚴寒準備。

喬然想了想,她的確有事。

“把我的電腦和繪圖板都送到病房。

左辰夜一愣,“你不好好休息?你要做什麼?”他萬萬冇有想到,喬然會提出這種要求。

她對待工作未免太認真。

“我要把設計圖畫完。

這幾天正在收尾,很重要,我不想斷掉思路。

”喬然回道。

見他遲疑,她強調,“不會影響休息,否則每天躺著太無聊。

我就要這個。

左辰夜不好拒絕,隻得答應,“我知道了,明天等你轉出到vip病房,我就讓嚴寒給你送過來。

喬然瞟了一眼手機,“時間不早,你可以回去了。

玥玥會留下來陪我。

“……”林語玥捏了把汗,他們怎麼說著說著,氣氛又尷尬了呢?拜托,她調節的很心累啊。

左辰夜站起身,拿起外套,冇再說什麼。

“你好好休養。

我最近回伊甸公寓住,明天幫你帶些換洗衣服來。

說罷,他大步離開icu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