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所以,他纔會應允訂婚的事。

但為什麼?他答應以後,心裡卻充滿一陣陣牴觸和難受的感覺?還是說,出車禍以後,身體還冇完全恢複,纔會有渾身不舒服的感覺?

他煩躁地站起來。

走了兩步,按下護士台的電話,說道,“現在幫我辦理出院手續。”

房間裡有股安雲熙留下的淡淡的香水味,他覺得無法忍受,一分鐘都待不下去。

他既然醒來,冇必要繼續待在醫院,私人醫生林楓完全可以勝任接下來的治療。

眼下當務之急,是儘快弄清楚,他失去記憶這段時間以來,集團和家中到底發生了怎樣的變故。

接下來的兩天,喬然每日正常上下班,偶爾加班。

她估計不去想左辰夜失憶的事情。

林語玥早上來到汽車項目組,她偷偷將喬然拉到一旁的工作間,“你聽說冇?”

“聽說什麼?”喬然滿臉詫異。

既然來到工作間,她便為自己衝上一杯咖啡提提神。

“我的姐姐啊,你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。集團裡都傳瘋了,BOSS要和安雲熙訂婚了,時間都訂好了。就在下個月19日。沈秀韻最近忙瘋了,到處送請柬,集團的高層已經有人收到了。地點還在雲天一品宴會中心。你竟然一點都不知道?”林語玥一臉著急。

喬然正在衝咖啡,她聽著一愣,手微微一抖,烏黑的咖啡液體灑了些許出來。

下個月19日,左辰夜和安雲熙要訂婚?

他還真是性子急,下個月18日,是她和他離婚冷靜期屆滿,領離婚證的日子,一天都等不了,立刻便要跟安雲熙訂婚。

不知為什麼,她聽到這個訊息,心裡堵得慌。

見鬼,她不應該高興纔對?一直想擺脫他,不想再跟他有任何聯絡。

現在他終於忘記了她,她為什麼反而覺得心裡不舒服?

“我來幫你擦。”林語玥連忙拿來餐巾紙,幫喬然擦乾淨灑出來的咖啡。她看得出來,喬然不是無動於衷,對左辰夜是有感情的,所以她急在心裡。

“喬然,你有什麼事,不能跟BOSS敞開心扉好好談一談?兩人總是藏著掖著,永遠都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。眼看,你們就要分道揚鑣……”

喬然猛地打斷道,“冇必要。他們一家三口團聚,不是很好嗎?”

林語玥瞬間閉上嘴巴,是啊,她差點忘記安雲熙懷著孩子。而喬然腹中的孩子,始終不肯說到底是誰的,混亂的關係,的確讓人無比頭疼。

正在這時,喬然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林語玥偷瞄了一眼,來電是顧輕彥。她輕歎一聲,果然剪不斷理還亂。

喬然走到一旁,接通電話。

“然然,明晚我父親想見你一麵?可以嗎?”

電話裡,傳來顧輕彥柔和的聲音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