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沈秀韻激動地全身都在發抖,今天真是意想不到的順利。

左辰夜竟然親口答應跟安雲熙先訂婚,簡直是意外之喜。

“我來找人看下合適的時間,儘量早一些。已經快四個月了,雲熙的肚子會越來越大。我們還有好多事情需要準備。”沈秀韻開始盤算著,麵上掩藏不住喜悅之色。

安雲熙在洗手間終於止住嘔吐,用溫水洗乾淨自己的臉,才和左曉曉一起走出來。

看到沈秀韻眉飛色舞、喜形於色,安雲熙心中隱隱猜到了什麼,心底也按奈不住躁動。冇想到她絕路逢生,現在一切都向著有利於她的方向變化。

“怎麼了?媽媽,你這麼高興?”隻有左曉曉不明所以,傻傻的問道。

沈秀韻站起來,拉著左曉曉,對左辰夜說道,“我們先走了,你和雲熙多聊聊,你們要訂婚,自己也商量一下細節。時間很緊,我還有許多事情要回去處理。”

“訂婚?!訂婚?”左曉曉稀裡糊塗,訂什麼婚?等她明白過來時,人已經被沈秀韻拉走了。

“讓他們兩人多培養一下感情,我們趕緊走。”沈秀韻點醒左曉曉。

“哦,哥哥竟然同意訂婚,好意外!真是太好了。”左曉曉高興過後,疑惑地問道,“為什麼不直接結婚?安雲熙肚子已經大了,還先訂婚,多奇怪?訂完婚什麼時候才能結婚?”

“總比不訂婚好。大不了,等安雲熙生完孩子再補結婚典禮。豪門這種事多了,也不是冇有人這麼做。”沈秀韻擺擺手,依舊十分興奮。

VIP病房內,安雲熙獨自留下。

訂婚?雖然心內有一絲疑惑,但她依然振奮,這是她處心積慮接近左辰夜至今,離成功最近的一步。

終於,左辰夜要接納她了。

從差點全盤奔潰到現在翻盤,起起落落讓她心情難以平複。

“辰夜。”她試探著喊他,聲音充滿無限溫柔,“對不起,剛纔是我失態了。胃裡實在難受,控製不住。”

左辰夜兀自看著手機,並冇有接話。

“辰夜,你願意跟我訂婚,我……”安雲熙一開口,便被左辰夜突然打斷。

“我今天累了,你先回去。”左辰夜冷漠地抬起頭,淡淡說道。

安雲熙感受到他的冷淡,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隨後她自我安慰著,左辰夜現在記憶回到了三個多月前,還能記得她就已經謝天謝地,不能奢求太多。更不能妄想他立刻愛上她。她還有時間,一切可以重新來過。

“好的,你好好休息。我不打擾你。”

安雲熙識趣地離開房間。

左辰夜望著她消失在門後的背影,單手撐著額頭,心神煩亂。其實,他同意跟安雲熙訂婚,僅僅是因為強烈的責任感,既然他做了,便要負責任。

他對安雲熙完全冇感覺。

也提不起半點興趣。

而且,他對娶妻,毫無所謂,娶誰都一樣,就像買回來一件左家的擺設花瓶,反正他也不會投入自己的感情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