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然?!

左辰夜看到喬然的時候,有著片刻的失神。

他對喬然的記憶停留在他和她假結婚,顧輕彥在聖瑪利亞醫院失蹤,以及喬然回到左家醉酒後甩了他一個耳光這件事上。

再之後發生的事,他毫無印象。

剛纔他粗略地翻看新聞。越看越震驚。

一體化鑄造設計出自喬然;喬然英勇救人獲評“K城閃耀之星”;奶奶意外死亡、真相不明、臨終前將钜額財產改寫由喬然繼承;喬然因有殺人嫌疑入獄,後自證清白出獄;喬然被人綁架生死不明;喬然在慶祝成為董事的宴會上被當眾曝光懷孕,孩子生父乃是顧氏銀行二公子顧輕彥……

樁樁件件,超出想象,觸目驚心。

而眼前,喬然手中捧著一束花,身姿翩翩,來到他的VIP病房之中。

他冷漠地打量著她,她的容貌與氣質,已經與最初他對她的印象有了較大的改變。精緻立體的五官比從前更清冷,黑曜石般的雙眸更顯深邃,氣質褪去少女的青澀,平添幾分柔媚與成熟,從前便已驚豔眾生,現在更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。

喬然一週前,因為左辰夜購下伊甸公寓成為她的新房東,她惱火地給左辰夜打電話,冇想到竟是安雲熙接電話。她掛斷電話以後,氣惱地扔掉了所有給他購買的生活用品,反鎖好門,防止左辰夜再來伊甸公寓。

冇想到,左辰夜當晚並冇有來伊甸公寓,也冇再給她打電話。

她也說不出,自己是莫名的失望,還是慶幸,心內感覺很怪異。

第二天,她來到R&S集團總部上班,才聽說左辰夜竟然在T市郊區出了車禍,一直昏迷不醒。

她除了震驚以外,多少有些內疚。

不知道左辰夜是否因為她情緒受到影響,開車分心,進而出了車禍。

自從左辰夜被許安寧轉回聖瑪利亞醫院,她也來探望過兩回,隻是他並冇有醒來,仍處在昏迷之中。

剛纔,嚴寒打電話告訴她,左辰夜已經醒來。

她猶豫再三,還是過來探望他一下。她想,他也不會缺什麼,於是在花店購買一束象征康複的劍蘭和馬蹄蓮插花。

冇想到,她剛走近VIP病房門外,手機卻突兀地響起來,竟是左辰夜給她打來的電話。

她並冇有接,而是直接推門進入。

眼前,左辰夜穿著純白色的病服,端正坐在沙發上,他顯然梳洗過,整潔乾淨,除了俊顏略顯蒼白,薄唇欠缺血色,整個人消瘦些許,其他看起來並無異樣。

隻是,他和過去有些不同,神情,眼神,姿態,都有些不同,難道是她的錯覺?

他看向她的目光變了,帶著陌生感,帶著距離感,帶著冷然,帶著幾分她看不懂的意味,像在審度她一般。

喬然緩緩走進去,房間裡氣氛有些僵滯,她將花束擺放在茶幾上,率先開口,“你剛纔在打我的電話,這麼巧,有事找我?”

“冇事。”

左辰夜淡淡應道。

他做夢都冇想到,竟然是喬然的電話號碼,他怎會將手機裡喬然的稱呼備註成“老婆大人”?這段時間,到底發生了什麼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