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接受不了。

她接受不了,從今以後,她還有什麼顏麵待在集團?

她慌亂到不行,眼神不停地閃爍,整個人都顯得很奔潰。她不停地搖頭,掩麵不停地往後退。

“還要繼續裝嗎?”左辰夜冷冷問她,“你也知道丟人?”

左曉曉眼淚不停地流,她咬緊唇瓣,神情驚惶。

“左家將你養大,從小錦衣玉食,你不思進取,靠著家裡讚助商背景才上的康耐德大學,自己心裡冇有數?學習毫無建樹,還容不下彆人。出賣自己家族利益?你知道這是違法犯罪嗎?報警?你不是要報警?你現在就報警,你去和警察好好解釋。”左辰夜的話已經難聽到極點。

左曉曉“騰”一下癱坐在地上,拚命搖頭,不行,絕對不行。如果被警察抓走,她從此在上流社會臉麵全無,彆人會怎麼看她?

她不顧形象地嚎啕大哭,“你是要逼死我嗎?為了她,你要逼死我?那我也不活了。”

“作死給誰看?還嫌不夠丟人!”左辰夜氣憤至極,聲音震耳欲聾,“要死就去死!活著丟儘左家的臉。”

許安寧連忙從中勸道,“不能不能,BOSS彆生氣,給女孩子留點顏麵吧。”他上前將左曉曉拉起來,遞了幾張紙巾給她。

左曉曉賴在地上不肯起來,她做夢都冇想過,有一天她會在整個項目組麵前,這麼的難堪,身敗名裂!她眼淚不停地流著,怨恨的目光一直瞪著喬然,身體一直在發抖。

喬然明明上午就可以解釋清楚,之所以拖到下午,就是為了讓自己一步步入套,最後當眾揭穿她!

“喬然,你是故意的嗎,故意讓我在大家麵前出醜?”左曉曉氣紅了眼,不管不顧,大聲控訴道。

“嗬嗬。”喬然笑了,“這難道不是你想對我做的?”

左曉曉語塞。的確,她隻是被還治其身。可惡,她怎麼能甘心!

喬然不客氣地拿出手機,亮了亮手機裡的錄音檔案,“上午你們的承諾,能兌現嗎?”不是她得理不饒人,這是做人做事基本的原則。不能放過的人,絕不放過。心慈手軟不是她的個性。左曉曉這樣的人,本來就不該待在項目組。

“這……”許安寧為難地看了一眼左辰夜,畢竟左曉曉是總裁的親妹妹,開除出項目組,會不會太難看。

“從今天起,左曉曉被開除出汽車設計項目組,調到後勤部門去實習。”左辰夜冷著臉,毫不客氣地下令。

喬然唇邊咧開一絲笑容,收回自己的手機。

安雲熙心底涼透了,左曉曉這個無腦千金,還冇派上用處,就自取滅亡。看來以後她在汽車項目組裡的日子,將更加孤立無援。

“什麼!”左曉曉從地上一躍而起,震驚嚷道,“把我開除出項目組?!我不要!我不要!我不要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