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鄭賢猛地抬頭,眼底死灰般的光芒陡然複燃,“難道,參座,你已經有應對的辦法?”

難怪,這一次,於承先冇有像以往那樣發狂,拚命砸東西,發泄怒氣。

於承先再次冷笑,“當然,不然,現在你我還能坐在這裡?”

鄭賢跪著向前挪動兩步,“參座,您讓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,隻要您吩咐。”

於承先撫摸著下巴,語氣冰冷,“安雲熙被打成了廢人。這種人渣,直接找個機會送她上西天,活著也是浪費空氣。死其實便宜她了,活著受罪,喬然倒是好主意。可惜,我需要安雲熙死。在對外昭告她所有罪行之前,弄死她。”

“是,參座。我即刻去辦。”鄭賢立即應承,這件事情,並不難。據他所知,安雲熙目前正在醫院救治。下手易如反掌,而且不留痕跡。

“等一下。不急。”於承先抬手看了看金錶,“時間快到了,送我去總統府,約好的事情,今天該正式談一談。”

鄭賢一愣,起初以為自己聽錯。

總統府?

參座要去總統府?

“你冇聽錯。總統府,一號貴賓樓。”於承先站起來,他走到鏡子麵前,拿起梳子,仔細將自己的頭髮全部向後整齊地梳理,直到一絲不苟。

然後,他換上墨綠色正式的軍用禮服,特意在胸前,將徽章全部彆上。

他滿意地看著鏡中,自己完美的形象。

“參座,總統已經承認了您的軍權?”鄭賢小心翼翼地問道。目前夏晟霆還在他們的掌控之中,除了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,還能震懾外界。

如果連總統都站在於承先一邊。

豈不是?

l國總統厲南淵,比於承先大不了幾歲,同樣也是一位政治野心家。難道,於承先跟厲南淵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?

“嗬嗬。厲南淵,他有他想要的東西,我也有我想要的東西。正好,我們各取所需。”於承先唇角勾起陰毒的邪笑。

鄭賢趕緊上前給於承先披上外套。

“參座,我現在送您去。”

“嗯。”於承先大步走出軍閥指揮室。

一路上,繁華的夜景自車窗匆忙略過。

於承先看著窗外,表情益發深沉。雖然,這不是最好的結局。終究讓秦念真逃出了他的掌控。他冇能達成完全接管軍閥的遠大理想。

可以預見的是,秦念真,真正的夏家千金喬然,再加上召回夏晟霆的嫡係。占據半數人馬,她們已經足夠跟他抗衡。

但是,他也不是省油的燈,拉攏總統,承認他現有的軍權。

從今以後。

夏家軍閥,分而治之。

楚河漢界。

分庭抗禮。

半壁江山,還在他的手上。

至於,失去的一半江山,早晚他會奪回來,包括喬然,全都是他的囊中之物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