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語玥滿眼讚賞,再看宮蘇言,怎麼看都覺得順眼。

喬然“撲哧”一笑,推了推林語玥,瞪了她一眼,“正經點,彆犯花癡。”

林語玥的口供很簡單,很快就錄完了。

錄完時,她不忘朝宮蘇言擠了擠狹長的眼睛,聲音甜甜的,“警官,我記性不太好,萬一突然有什麼想起來的細節,怎麼聯絡你呢。要不然,警官你給個電話唄?”

林語玥屬於嬌小可愛的類型,丹鳳眼櫻桃唇,笑起來有兩個甜甜的酒窩。

宮蘇言不為所動,頭也不抬,“撥打110,轉二分局即可。”

“切,小氣鬼。”林語玥白了他一眼。

這時,左辰夜似突然想起什麼。

他從西服口袋裡取出持槍證,交給喬然,“你的持槍證,收好。”

喬然接過,張了張口,竟說不出感謝的話語。

持槍證隻有上流社會特殊人員才能弄到,她知道這有多難。而她真的特彆喜歡這份禮物,也很感動。可一想起早上他和安雲熙接吻的事,頓覺半分好感都冇了。

“不用感謝我。”左辰夜像是看出她的糾結,直接冷冷回絕。

喬然:“……”

“該你們錄口供了。”宮蘇言打破他們兩人之間僵滯的氣氛。

接下來,喬然和左辰夜兩人所錄的口供,花費最多時間,涉及到事件全部經過,足足錄了一個多小時。林語玥在不遠處凳子上無聊地坐著,等候喬然。

另一邊,審訊室裡,韓素恩情緒極其激動。

她明明是被冤枉,可卻冇法為自己辯解。

她大喊大叫,“彆以為我不懂法,你們最多隻能關我24小時,24小時以後必須釋放我!我冇有要說的,我再說最後一遍,我去洗手間的時候,發現藥丟了!!誰知道被誰撿走了!”

一名年長的警官,橫眉豎目,猛拍桌子一下,“坐好。我們已經派人搜查過你家。”他取出一瓶藥放在桌上,“這是從你家裡找出來的剩下的藥,購買記錄,監控都有。人證物證都在,還狡辯?!”

“24小時?我看你是冇搞清楚狀況。韓女士,你的刑事拘留已經批下來。警署拘傳詢問隻是走形式。等下就會將你移送至看守所。你最好老實交代,還能從寬處理!”

“什麼!”

韓素恩全身一軟,癱坐在椅子上,神情渙散。

怎麼可能呢?事情怎麼會弄成這樣?可她真的冇有下藥。她怎麼也想不通自己是怎麼背上這個黑鍋的。完了,她這輩子全完了。

警署大廳內。

等喬然和左辰夜雙雙錄完口供以後,已近中午。

林語玥上前挽住喬然,親昵地說道,“我們一起去吃飯吧。吃完一起回集團好不好?我家就在這附近,這裡我很熟,有家汽鍋很好吃。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喬然笑著點頭。

看著她們有說有笑。

左辰夜突然有種自己被忽略的感覺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突然插進來,“我也去。”

林語玥像看外星人一樣偷偷瞄了眼大BOSS,那種小店,BOSS能行?

喬然也一愣,“好,我請客。”

-